bob电竞app-玛格南疫情日记Vol.8

bob电竞app-玛格南疫情日记Vol.8

2020-05-23 10:53 来源:澎湃新闻·澎湃号·湃客

原创 玛格南图片社 MagnumPhotos玛格南图片社

一场突然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(COVID-19)疫情,让大部分常在路上的玛格南摄影师也过上了居家隔离的生活。成员们决定采取主动,在这个艰难时期彼此分享信息、近况,以及在疫情期间拍摄的新作。

他们的作品以图片和文字的形式发布。前六期的《玛格南疫情日记》作品都由项目负责人、摄影师彼得·范·阿格塔梅尔(Peter van Agtmael)选出。

从上一期起,图片则由摄影师克里斯蒂娜·德·米德尔(Cristina de Middel)挑选整理。通过摄影师们的个人笔记与思考,呈现每一位成员的独特视角和经历。

Alessandra Sanguinetti

美国,加利福尼亚州,佩塔卢马

2020年4月8日

“新冠疫情期间隔离在家的Catalina。”

© Alessandra Sanguinetti | Magnum Photos

Chris Steele-Perkins

英国,伦敦,东达利奇

2020年4月15日

“新冠疫情期间,把口罩晾在我的花园里。”

© Chris Steele-Perkins | Magnum Photos

Chien-Chi Chang

奥地利,格拉茨

2020年

“由于全球新冠疫情,奥地利采取了封锁措施。图为家中一角。”

© Chien-Chi Chang | Magnum Photos

Sim Chi Yin

英国,南伦敦

2020年5月7日

玛格南摄影师Sim Chi Yin的儿子Lucas Yi Johnson出生一天后,在国王学院医院里接受医生检查。

“亲爱的Lucas,

今天,你正式满月了。依照中华传统,我们做了红鸡蛋以示庆祝。你是男孩,所以我们按习俗做了奇数的数量。

疫情期间,我们不能像平常一样走亲探戚送喜蛋,所以就跟你在新加坡的外婆、外公和姨妈等表亲视频聊天,他们也做了红鸡蛋,并通过屏幕展示给你看。

一个月前,你有惊无险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。当时正是英国新冠疫情高峰,医院里人满为患,我的分娩花了二十多个小时,在此期间你的心律开始下降。几位医生冲进产房,用产钳把你拉了出来。分娩过程中,我得上了脓毒症,失血三分之一。

你出生后,我们并没有留下那种爸爸妈妈乐开怀、宝宝安静喝母乳的美好照片。我处于休克状态,没有任何奶水。你也似乎因为脑袋刚被钳着拉出来而有点迷糊,一周后,你的脸上还有金属产钳留下的印子,脑袋右侧甚至还在结痂。

这完全不是我们计划中期待的分娩。由于新冠疫情,医院采取了新的规定,分娩中有一段时间我是一个人待着的,随后便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我不断做噩梦,也经常哭,但重要的是,你终于来了。我们每天看着你长大,惊喜地看到你的睫毛和小脚不断变长。此后一个月里,我都因为自己没法从一开始就喂母乳而充满负罪感,也一直在追赶弥补。初为人母的这段时间真的很艰难。

我41岁了,进入了职业生涯的第三个阶段,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了,但这称得上是至今为止的最大难关。由于伦敦封城,这一切便难上加难,你的健康检查都得通过视频或电话的方式来进行,这让身为新手父母的我们捉襟见肘,甚至连采购食物和尿布都不容易。

希望在你满两个月的时候,情况能有所好转吧。”

© Sim Chi Yin | Magnum Photos

Bruno Barbey

法国,巴黎,特罗卡德罗广场

2020年5月7日

“新冠疫情。”

© Bruno Barbey | Magnum Photos

法国,巴黎,荣军院

2020年5月7日

© Bruno Barbey | Magnum Photos

Stuart Franklin

英国,伦敦,西米都塞克斯大学医院

2020年

“病重的新冠肺炎患者都上了呼吸机,在ICU里与病魔搏斗。”

© Stuart Franklin | Magnum Photos

“西米都塞克斯大学医院的医护人员正在全力抗击新冠疫情。

拍摄当天,英国公布了当时最高的日死亡人数——九百八十人。”

© Stuart Franklin | Magnum Photos

“放射科医生在分析新冠患者的肺部扫描。”

© Stuart Franklin | Magnum Photos

Moises Saman

约旦,国王公路

2020年4月22日

“Awadallah Suleiman是一名来自苏丹的外来工。在阿曼通往佩特拉古城的国王公路上,他照看着一家门可罗雀的纪念品商店。

新冠疫情重创了在约旦经济中起着重要作用的旅游业,成百上千从业人员的生计也岌岌可危。

早在《旧约》里就有提到古老的国王公路,摩西带着众人向北穿越以东地(land of Edom),即今天的约旦南部时,便曾打算沿着这条通道走。”

© Moises Saman | Magnum Photos

玛格南图片社微博及微信ID:@MagnumPhotos

特别声明

本文为自媒体、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